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经纬创投万浩基很多VC已经通过视频赚钱

2018-12-01 09:15:27

经纬创投万浩基:很多VC已经通过视频赚钱

6月18日消息,由易科技和易客户端联合主办的“2014易未来科技峰会”今日在北京举行,本次峰会主题为“互联+改变世界”,探讨互联和传统行业融合过程当中的新机遇和新物种,内容涉及新媒体、互联金融、智能硬件、智能汽车、旅游、教育、音乐等当前受业界关注的话题。经纬创投中国合伙人万浩基在互联+时代的创业和投资圆桌对话中表示:“以前很多人不选择创业是因为觉得不太容易能够融到钱,但现在融资环境变得更好,因为很多好的项目在不断涌现,这成为一个良性循环。”

万浩基以视频行业举例:“很多投资机构原来认为在中国做视频就是烧VC的钱,但现在很多视频站已经找到了成熟的商业模式,并且上市了。很多VC也能够通过视频行业赚钱,所以创业者必须要对商业模式进行更多摸索。”

以下为创业与投资圆桌论坛对话实录:

主持人:各位都很辛苦,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说没有人给我投资?所以我想就着这个话题来让在场的三位投资人说一下,近你为什么那么忙?在看什么项目?

万浩基:现在市场的热钱很多,我在想反正这件事情也不是天,我发现这件事情在三年前也发生过,2010年也是通货膨胀非常厉害,每个钱从一块钱变成了两块钱,难得平静了两年2014年又来了,几个原因,是每个基金都在融资的时间表上,钱在手不要花出去这是一个很大的现象。另外,近使得市场也非常活跃,又有一批公司终于在美国闷了两年可以上市了,这样的基础下大家有更多的积极性,我们跟其他的基金都是一样的,近还在讨论怎么抢项目。

龙宇:这是投资届的常态了,贝塔斯曼是很重视教育领域的,这个市场有估值热度的问题,这是宏观经济、资本市场以及策略投资公司包括络在内的BAT早期拿到了不少的钱很早地参与到投资里面来布局,因为世界的变化是特别特别快的。过去的几个月时间我们融到底好几亿美金的现金,这个市场的确是膨胀了起来,可是这些都折射回去变成了竞争的成本,这些钱花到那里?是花到了产品的推广人才的大战上,所以这个竞争的模式没有改变只是资本有了黏度。我觉得我们真正不得说任何的价值,我们没有更深启发的一些空洞的泛泛之谈。目前中国经济的上行和几个大的破题互联整个的线下的两个传统的行业在破局的过程中,这三个大的趋势造成了无可阻挡的价格一直往上浮动,造成了大家的焦躁,可是大多数的投资人还是把钱往下拍,因为现在看起来很贵6个月之后又不贵了,可是作为创业者自己要有自己的坚持了,永远都想说到底要做的是什么事,需要融的是什么钱?把焦虑都留给我吧。

许四清:确实很累上个星期抢了一个项目,为什么抢这个项目呢?花了三天两夜把这个项目抢到了,为什么这么变态地抢呢?因为在之前丢了一个项目都在玩儿这个项目,因为我去台湾出差回来晚了一天。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因为现在这个行业里面钱多,好的项目永远会被钱追捧,就跟大家在上大学的时候追校花一样,竞争是很激烈的,不要指望有一天不存在,这一届学生来了女同学少一点依然有相对漂亮的校花,所以男生都会冲过去。所以,遗憾的是行业里面的男生太多,美女太少。

万浩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美女比亿恰多了,其实钱在行业里面比较多,以前大家出来创业的可能都有很多的钱融到钱,可能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其实现在吸引了更多的创业者,现在的估值比较高了,质量是很好的项目,但更加多的人有胆子出来创业。

龙宇:因为他们集中在早期就可以看得到,这就是早人才和资源的竞争了,开始我们做一定的产品只有新东方、易、BAT这样的公司才能成立事业部做这样的尝试,现在很可能一个刚出校园的孩子可以在这样的公司工作或者自己开始很容易地作出抉择,因为你得到的资源是很快的,你做到10万、20万的DAU(音)就是一个很可比的量级。

许四清:上一场是一个美女三个男生,这一期是两个美女两个男生,这样项目就多了。

主持人:我听说过一个天使投资人把所有离职的高管都扫了一遍,问你想创业吗我给你钱。

许四清:好像我没有被扫。

主持人:今天是一场我想应该是承上启下的,我想问一下在座的三位投资人比如说今天下午我们三个主题音乐、教育、只有汽车先从音乐开始你们会投什么样的音乐?

许四清:在我看来应该不大会投,因为大家看刚才宋柯他已经做得挺辛苦做了那么多年还在抱怨,他已经是高手里面的高手还在抱怨,证明他一脚踏进了盐碱地。所以投资人是要找肥水田的,其次才找好苗子,但他踏进了盐碱地。

主持人:投资人没有社会干,因为我们肯定是投音乐的,我们公司是全球的传媒集团之一,欧洲的媒体公司,BAT是我们的媒体公司,我们花掉了10亿欧元以上的投资,重构音乐的结构,但仍然还有及,音乐当然是非常难的,但因也是积重难返,造成大家越来越嫌贫爱富,所以不给他投资,它的消费形态基本上没有变掉而且整个消费量还在不断上升的内容产品形态,却令人惊讶地觉得没有视频的版权和文字的版权成长快,比如说易客户端都得到了大家的好处。我还是相信互联是一个天生的宗教和信仰,将来一定有无限的可能,要看你砸多少钱,是否花得聪明有效率,是否有合理的价值链,不是卖广告和虚拟物品,或者是能不能卖得更便宜做背景音乐和高品质音乐,所以我们不得不投还在认真低碳。

万浩基:我简单补充一下,我们是没有投过也暂时没有看得出来有任何的兴趣的项目。可是我们非常认同刚才所说的那句话,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在说投音乐是烧钱,现在尽管视频站这么好可是也出来上市公司好几个大的并购,很多人赚到钱了,其实这件事情证明了市场是在改变的,到用户在用,只是什么时候摸得到一个合理的商业模式,如果这个商业模式出来的话有人肯定是可以赚钱的,所以在过去这么长的时间里做互联的音乐,差不多已经有15年了,到现在才摸到了一个令大家认可的商业模式,相信这件事情是有改变的,经过流媒体和各种各样的玩儿法总有一天有人能摸出来一条路可以赚到钱的。我个人从来不是一个付费买音乐的人,到现在我也是一个绿钻的用户,这已经改变了我用户的体验了,我现在是一个付钱的音乐消费的用户,未来这可能是一种玩法,未来还有很多的玩法可以做出来。

龙宇:之前我们自己是一个全世界超级强的内容公司之一大家看到的中国的达人秀、激情唱响都是我们的节目。我们作为投资反而对内容特别谨慎,因为我们看到了渠道的厉害,我们看到了分发的力量和前端客户获取的力量,所以我们在中国矫枉过正地看渠道怎么样打,这的确是行业发展的过程。现在大家看到在PC互联上格局初定,移动上大家开始了一些行业标准初见端倪,一些超大型的应用开始出来了,这时候开始有很多人在做内容了,这些内容是改变形态的成本等等都特别有意思,只是想再提醒大家一下,三年前我们看到了乐视给出的标的,大家发现这是没有判断力、疯狂的公司,可是现在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策略性的举动,这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主持人:在现场的各位听众谁愿意为音乐买单的举手?很感动。龙宇龙总要加油了。

龙宇:大家不买单的一定是卖方有问题,我们一定会更加做得好。

主持人:你们如何看待车联?

万浩基:今天大家都在谈一些传统的行业的变革,智能汽车这件事我相信早晚会出现,今天的行业里我觉得大的巨头搞了很多年,可能做汽车有几十年的历史,其实你说东西都变得这么先进了,每个人的都两部三部,为什么没有人花点精力和时间来改这样的事情呢?我觉得是业内的常态,他们专注在赚钱的业务里没有专注在智能化这一块,可是在过去几年特斯拉使整个行业有很大的变化,很多人把特斯拉定位成了一个电动汽车的者,可是我看不是这样的,我看它就是一个智能汽车的者,以他为对比曾经有一个很早的特斯拉的朋友告诉我,他说我买了特斯拉之后我就不开以前的车,他觉得以前的车是一个诺基亚现在我开的是一个iPhone,这不是速度、电池和其他的而是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它给行业带来的冲击使很多人重新启发原来行业是这样,是很多人性化的可以过来,原来可以有触摸屏,原来有东西可以给你提醒很多的导向和东西都可以下载。这件事情让整个行业有很大的变成,什么事情应该什么人来做,今天很多人都在摸索,大的汽车厂商不是不了解,只能靠新型的小公司不管是用简单的市场也好还是简单的小的模块也好还是其他的方式来一步一步地改革,但我相信未来几年开的汽车都会不一样。

主持人:你们投了根车相关的行业吗?

万浩基:目前没有我们在看。

主持人:我们有,我们投的公司一直是很多元的,中国作为成长型高速发展的世界大市场包括现在进入到了电子商务的业务都是有钱可赚的,任何离开汽车行业的人还是在汽车的大媒体下,是因为汽车是一个大消费太多的专业可以赚钱了。但是我特别为万浩基先生的说法所启发和激励。我前两天坐了特斯拉,那完全是不同的操作经验,的确在中国不是没有看到创新的可能性,他们60%的利润都是从这个市场来,拦住了他们他们有太多的好钱和快钱,所以他们认为这个市场不要变革。可是特斯拉已经原价来到了中国了,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机会。我个人中国的制造业水准达到了世界,是一个升级的过程,以后的软硬件结合利用中国在硬件的优势,以后很可能领跑,硬件和软件必须在一起。汽车是生活中的很大的应用,你在驾驶的时候是iPhone的话,这里有非常多的应用。你在家里只有特别大的三个行为流量的入口,抓住车的场景特别重要,我们大家真的是说创业有一些方向的话,真的可以考虑在车联这里开始是你以后走向物联的特别棒的一个系列。

许四清:这个实际上智能汽车是不能指望传统汽车行业来做的,我换了不少车每个车我都很不满意,李想说它连后视系统都做不好,我认为只有靠别人颠覆才能获取消费者更满意的选择,我也有过一个经历,我在奇虎360合作的时候我跟很多PC厂商合作,为什么说你们的桌面装了那么多的东西,360很多要把那个东西拦掉,是替客户拦的,发现结果是没有人知道那些是什么,而且只有一个部门只有,那个部门是负责在桌面上收钱装东西的,他们装的是他们需要的而不是消费者需要的,整个厂商的利润相当于他们预装软件收费的额度。特斯拉试过都知道,上去以后真的是用惯了诺基亚之后用苹果的感觉,我开始看特斯拉是在美国的超市里面而不是在4S店里面,那没有什么价值,根本就没有触摸到痛点上。我们要找消费者的痛点,这就是机会。我认为传统行业很难完成这个任务。今天的智能汽车一定是新进入的对软件服务非常有体验的公司甚至是创业公司的机会而不是现在的汽车厂商的机会。

龙宇:比如说以特斯拉为例,为它生产什么样的应用带。

许四清:比如说特斯拉进入中国了依然没有做得太好,他有大众点评吗?他有装林志玲的声音吗?所以,实际上是中国创新者的机会越来越多了,这个源于中国在创新领域里这个特定领域里有大量的风险投资,在十多年前就开始投资,中国的移动互联行业是中国社会一个不需要拼接就有机会成功的领域,所以资本大量地进入培养了大量的创业者和大量的技术天才出来他们愿意做下一批创业者。

主持人:现在创业和投资都挺拼爹的。你现在在跟车有什么样的书籍吗?

万浩基:我认为这是一个问题了,后装市场跟前装市场是有一定的距离的,所以要突破边界,实际上车能否未来做得非常地开放,能否有数据的接口开放做到一定的控制的话,我觉得未来的机会还是有的,纯粹用后装落做的话只是今天在大家没法儿想象的。

主持人:我们接下来谈谈教育。

龙宇:教育一直是我的心病怎么样才能找到下一个重要的领域。我们公司到中国发展的个项目就是教育,这个市场可变现的增长还没有出现还是期待产品形态怎么样做到限度,近也看到了很的公司还是由菲律宾那边的真人进行碎片化的英语教育,这还可以更早更积极地坚持,我个人也非常看好特别是0到6素质儿童教育?小孩子天生长在Pad上,我们却没有很好地利用可以承担的45分钟到一个小时,把我们全世界的儿童寓教于乐地PUSH或者是寻找渠道还没有捉到。

万浩基:教育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不是太相信教育的,因为我觉得教育的事情不是面对面是解决不了的,可是近这几年做了很多大的变化,因为互联和其实很多人碎片化的时间也能够解决某一部分的教育的需求,我觉得中心讲的是教育用户的需求在那里,反过来说如果某一些英语单词的,我们刚刚投了一个公务员考试的公司,如果大家用的利用碎片化的方式来解决,你就可以抓住痛点,我觉得中间只能做某一部分,针对用户的需求放在这上面能用得上才可以。

龙宇:教育是一件痛苦的事,没有那么容易。在我的想象中我个人也是对教育的怀疑是这个学习习惯学习程度学习目的来自用户,我们要怎么样建立一个有效的督导、辅导、监督和强迫体系,到大家回过头来感激你那么学习的人的关怀和机制的建立是很重要的。

许四清:我们也在仔细地看教育,实际上教育早是从考各种执照和证书开始的,现在逐渐地演变成需要教育需要某方面提高技能的人开始成为新的一批受众了,但是我觉得教育的空间还是很大的,我自己的体会是我的小孩在上学而思,每周从郊外赶到城里开两个小时的车,4点钟出发上完课回到家10点了,为什么还这么痛苦一定要听学而思的课呢?是因为没有很好的教育系统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没有找到费了很多的工夫,我们的痛点还没有被做教育的同学们发现,如果发现了我相信会有很多的家长和我一样会喜欢用一种更有效的方法来作为替代而不是到现场的课堂来上课,所以我还是非常坚信中国的父母教育孩子和学习精神是全世界各个民族之前的,所以我相信刚需存在、痛点存在只是还没有人能巧妙地找到这个改变,所以这个领域里是有很多机会我是非常愿意探讨的。

主持人:我发现我们创业的嘉宾和投资的嘉宾其实对同样的一件事有非常不一样的角度和看法,如果我们未来在座的听众你们如果说要创业的话一定要想清楚那些是坑,那些是看上去很美的金矿,我们今天就结束了,谢谢大家!

宠物食品生产线
轻质隔墙板
防火卷帘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