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智能硬件狂热背后的冷思考有多少伪刚需iyiou.com

2019-03-12 03:04:16

智能硬件狂热背后的冷思考:有多少伪刚需?

钛媒体注:在未来10年物联将带来一个价值14.4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很多智能硬件产品应用都可以在万物互联时代找到自己的新位置,国内目前智能硬件创业者在物联时代正面对着不小的挑战,成功与否的决定因素已经从单个变量增长到好几个变量,这既是行业转变的思路,更是进一步发展的挑战。

与以往不同,物联时代将要面对一个更大的挑战,成功与否的决定因素已经从单个变量增长到好几个变量。物联时代改变了行业创新模式,小的公司也可能变成一家很伟大的公司。本文是钛媒体马婧对智能硬件行业的深度采访解读,还发表于BT传媒《商业价值》杂志12月新刊:

对不起,我不感兴趣。这是姜洋不知道第多少次拒绝各种物联组织的邀请。作为墨迹天气副总裁、空气果的负责人,他还曾经被不知名的组织诚邀参与智能家居标准讨论。中国RFID产业联盟秘书长欧阳宇常年参与各地智慧城市研讨。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个连基础带宽都不够的贫困县都要开展智慧城市。

这样热潮不是没有道理。思科报告显示,未来10年,物联将带来一个价值14.4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物联为万物沟通提供平台,

涵盖智能医疗、智能电、智能教育等多个热点行业应用,还与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等息息相关,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物联被认为是继房地产、互联之后的下个经济增长点,自然成为了海内外资本市场和国家政府的关注热点。

智能硬件作为物联的关键组成元素,也一并走红起来。投中集团统计显示,2014年国内已经有25家硬件厂商通过VC等方式实现融资,PreAngel天使投资人王利杰更是一口气投了20多家智能硬件公司。

这个市场真的存在吗?

智能硬件市场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一片蓝海,千家CEO向忠宏告诉《商业价值》,智能硬件创业失败率极高,从产品角度高达95%,从公司角度也至少有85%。创业者常常希望以一款刚需产品切入,却忽视了智能硬件刚需或许本就是一个伪命题。这些智能化的产品是为了帮助人们生活得更加舒适,并不是像空气一样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海尔从2000年就启动了U+平台计划,然而14年过去了,海尔在这个领域并没有太大的建树。我们不禁要问,这个市场真的存在吗?

作为智能崛起的观察者,姜洋却有着不同的观点。在他看来,现在的智能硬件很可能在走智能的老路。

在iPhone面世以前,智能也被人们认为是伪刚需。人们觉得有个能打、发短信就行了,不需要额外的功能。当年,诺基亚智能机的工程师跟姜洋聊天时曾表示自己非常惭愧,一直是功能机的团队在养活他们,智能机团队在公司的地位也不高。直到iPhone推出,智能的概念才被定义清楚。

其实在2008年,iPhone代在功能上并没有赢过诺基亚E71,功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户如何感知到功能的,显然在这一点上iPhone赢了。用姜洋的话说,重要是有产品出来。当然,这里说的产品是指能够向已有行业发起强有力挑战。

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nest以32亿美元被Google收入囊中,被外界认为是Google布局智能家居市场时的重要棋子;成立仅仅4年,nest却快速跻身美国10大温控器供应商之列,仅次于的Honeywell。我们知道,温控器领域已经相对成熟,nest依然在短时间内将大批在楼宇自动末端打拼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牌公司拉下马。

nest胜出的关键就在于,它并没有像大部分厂商一样,在移动设备、智能面板上大做文章,而是思考根据空间环境以及用户需求,像管家一样去主动设计服务参数。

智能硬件的门槛高在哪?

物联产业的天性决定了它比较分散化的形式,从物联技术到终端产品的推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很多都是跨行业操作,所以需要每家都更为专注,但同时又要紧密合作。博通大中华区总裁李廷伟告诉《商业价值》,除了过去技术挑战以外,更多的挑战实际上是一些新的、过去从来没有的。

硬件研发过程中的团队管理、制造工艺以及对供应链的控制,无疑是横在创业公司面前的三座大山,特别是没有缺乏硬件研发背景的互联公司。编程出身的姜洋在加入墨迹天气之前并没有硬件背景。空气果对于墨迹天气和姜洋来说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硬件产品研发牵扯人员众多,出现问题后,理清是谁的都有一定难度。软硬云综合治理办公室是空气果团队群的名字,姜洋的作用就是时间找出问题并解决,避免了员工之间的扯皮。姜洋认为这是他对于这个团队的价值。

智能硬件对于产品外形有着极高的要求,怪异的外表将会给消费者留下不好的印象。MOTO智能手表之所以赢得喝彩,与其符合大众审美的圆形表盘设计不无关系。《商业价值》在上海物联创新中心的揭牌仪式上,看到了众多参展商的智能硬件产品。其中有一款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原因并不是因为它太出色,而是因为它的外形太怪异。如果不是工作人员的介绍,很难将眼前的物件和戒指联系到一起。这款产品和智能手表的功能类似,只不过以戒指的形式呈现出来。智能戒指和智能手表、智能手环相比,工艺设计难度更高,它体积更小,消费者对其外观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

工厂对于互联公司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可以说这里是互联公司的梦魇。给我做个跟苹果一模一样的就行!这是很多互联公司提需求的方式,也经常让工厂摸不着头脑。硬件生产工艺有20多道,不同材料、不同工艺出来的感觉没有办法数字化,只有准确描述出每个环节,才能得到符合预期的产品。尽管空气果现在的良品率已经达到80%,但惨淡的时候这个数字仅为6%。

习惯了快速迭代的互联公司在一板一眼的硬件生产面前显得手足无措。土曼去年在仅有设计图的情况下,贸然开始预订,低估产品生产困难导致手表设计、生产陷入被动赶工,终酿成跳票苦果。2011年,咕咚推出的络健康秤,忽略了工厂的加工流程,芯片供应不上,终导致延迟发货,并为所有订购用户免单,造成百万元的经济损失。

博通和上海市物联中心、上海市政府、嘉定区政府联手打造上海物联创新基地。李廷伟告诉,我们产业链的人都在这里,共同打造一个生态系统。无论遇到什么难题,就这么波澜不惊都可以在这里得到解决。在这里,博通将会提供ODM制造厂商帮助开发者制造、备货、仓储。德稻大师计划将许多享誉全球的设计大师带到了上海,其中就包括苹果的前设计大师艾斯林格,入驻上海物联创新基地的团队将有机会让大师帮他们设计产品。一旦创意得到认可,将会在中科院上海微系统所帮助下申请政府的创新基金。这些举措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门槛,加速了创意到应用的转化速度。

何时才能引爆消费者热情?

市面上的智能硬件产品良莠不齐,尽管年轻消费者热情满满,但也有不少人在购买了之后大呼上当,智能硬件产品往往在新鲜劲儿过了之后就被打入冷宫。李廷伟说道,

智能家居方面为什么没有爆炸式增长,是因为可替代性太多。比如有了App,我们可以坐着用关空调,但是其实站起来走一步也可以做到。大家一直在探索,现在实现了控制和连接,这是步,但是还需要基于这个控制和连接获得的大数据,真正为普通老百姓带来好处。

在欧阳宇看来,跟消费者结合紧密的东西才能引爆市场。近,欧阳宇给家里的每道门都安了一对儿小玩意,价格在10元以内,一个搁门上,一个搁门框上,离开家的时候把门关好,一旦门打开就能发出警报,采用的正是RFID的技术。而能够直击消费者痛点的产品并不多,大多数智能硬件产品离真正的智能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欧阳宇告诉,他本人的身体很多指标都偏高,有时晚上打呼噜会出现呼吸暂停的情况。市面上的产品都是复制过去的量血压、心跳,而一出现呼吸骤停,警报就能响,挽救我的生命,这样的东西没有。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食品安全领域,智能硬件产品还很少涉足。

与以往不同,物联时代将要面对一个更大的挑战,成功与否的决定因素已经从单个变量增长到好几个变量。特别是在中国这个快速变化的市场中,一切都是未知的。很多以往自认为成熟的东西在变得不成熟,而同时也有许多不成熟的东西,却在慢慢变得成熟。李廷伟告诉,很难用对和不对、成熟和不成熟来形容物联产业链,因为这里有成熟的部分,也有不成熟的部分,从整体的商务模式来说,我相信有很多的不成熟。也正因如此,才赋予了成千上万创业者大把的机会。

在物联之前的时代,博通只和市场的大公司合作,但物联时代改变了行业创新模式,小的公司也可能变成一家很伟大的公司。

这也正是物联的魅力所在,小公司也能瞬间点燃市场热情。

2017年无锡汽车出行A+轮企业
云栖大会的前生今世看阿里是怎样把价值观落地的
精选电商的二次进化:溯流而上深耕向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