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广州救助站故事职业乞丐进站就数钱图

2018-12-01 06:35:28

广州救助站故事:职业乞丐进站就数钱(图)

工作人员检查一名流浪人员的行李,发现全国各地救助站为其购买的火车票。曾强摄

■流浪乞讨人员大调查系列报道

揭秘救助流浪乞讨者一道防线,救助管理站

在广州,每天都有一些以乞讨为职业的人、被操控乞讨的人,以及因务工不着、被骗被抢、财物丢失、寻亲不遇、拾荒、流浪等各种原因流落街头无家可归的人,主动到市救助管理站求助,或者被流动救助服务队护送进站受助。

他们从进站到出站,不仅可以得到基本的生活保障,而且还能够提供乘车的凭票返乡,其中,特殊受助对象还可以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返回家乡。在受助期间,他们的生活状态如何?他们是否能真正地放弃流浪乞讨?在卸下防备后,流浪乞讨者将露出怎样的本色?

连续多日,南方深入被称为救助流浪乞讨人员一道防线的广州市救助管理站走访调查,寻找答案。

救助站日均接待300多亾

广州市救助管理站总站位于萝岗区,在沙河水荫四横路,设有一座市区分站,方便流浪乞讨人员前去求助。

市区两级流动救助服务人员每天不间断上街巡查,特别是在灾害天气下,每小时出动一次,到寺庙、教堂、道观附近,立交桥,商业中心,交通主干道,公交客运场所,繁华路段的人行天桥等地劝导流浪乞讨人员进救助站受助。

据广州市救助站负责人介绍,目前平均每天有300多人在总站接受救助。救助站为他们解决临时的食、住、衣、通讯、防寒、防暑、清洁等基本生活保障,并为有返乡意愿的人提供乘车凭证。在这里,进站、出站都是自由的,只需经过登记办理手续即可。每年春节时,在救助站里的人多,很多是没赚到钱,不愿意回家的,到救助站暂住几天。

观察到,广州市救助站根据救助人员性别、年龄、身体情况和救助需求,在站内划分为男、女两个救助区域和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并在成人区设立职业流浪乞讨人员救助区、智障残疾未成年人康复区以及老弱病残生活区等,实行男女分开管理、人员分类管理,使不同类型的人员分别得到相对应的服务。

在救助站,受助人员每人可以获得新的洗漱用品、衣服和餐具水杯,以及干净的床单被褥。在每一间房内,分双排摆放几张单人床,并配备了风扇。

对于集中居住的老弱病残人员,考虑到他们的身心状况,救助站在生活区域铺设无障碍通道,配备拐杖、轮椅、老花镜等生活必需品,在厕所配备蹲便器、坐便设备、辅助扶手、冲刷设备。

救助站里还有热水器可以用,有活动娱乐室可以看书报、电视。一位混迹广州多年的河南籍乞丐告诉,他曾多次进入救助站受助,洗洗澡,换件衣服,再看看电视,也挺舒服。虽然救助站劝他回河南老家,但是他不愿意。出站之后,又回到小北路附近的天桥上露宿。

进站前

要过安检和体检关

每天上午10时30分左右,会有一辆534路公交车开到广州市救助站总站的大门口。车上坐着从救助站市区分站转到萝岗来的流浪乞讨人员。

随后,工作人员引导他们到登记接待室,发给每人一张表格以及饮用水,让他们填写自己的姓名、住址、身份证号码、家属联系方式、求助愿望以及生活起居习惯等基本信息。同时,开始给他们上进站的课,解释救助站提供的救助服务内容,以及要遵守的制度。

填完表后,受助人员开始接受安全检查。他们需要走过安检门,并打开随身携带的行李。工作人员介绍,刀具、打火机等危险物品都是不允许带进站内的。接着,受助人员走到自动仪器前测量体温,防止患流感等疾病的人员隐瞒病情,进站后传染他人。此后,站内值班医生会给受助人员进行基本的检查。完成这些检查环节后,受助人员排成一列,就可以进入生活区了。

站在队伍中的小林(化名)戴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显得很特别。他今年刚大学毕业,和父亲赌气,离家出走,到广州来找工作,但是随身带的钱都花光了,还没有找到工作,不得已来救助站求助。还有一位海南籍人晓波,从包里拿出20多张火车票给大家看,从北京、天津一路辗转到广州,他说是在寻找离家出走的哥哥。

心理救助

放弃乞讨回归社会

救助一阵子,影响一辈子。为流浪乞讨人员提供救助,不仅仅是一张车票和几餐饭菜,更重要的是法制教育和心理救助,使职业乞丐放弃乞讨,回归社会;使其他流浪乞讨人员能够走出心理阴影,摆正心态迈向未来。广州市救助站负责人说。

据救助站工作人员介绍,流浪乞讨人员进站并不总是很顺利。有时一些人到了救助站门口却不愿下车,或者钻到车底下不出来,难煞工作人员。

有的职业乞讨者带着一种抵触情绪,还有被抢被骗了的人,心里也很不舒服。如果我们不去安慰他们,他们情绪波动会比较大,有的还会搞出点事,乱提条件和要求。所以他们进生活区之后,先与他们聊一下,做一下沟通,平稳他们的情绪。工作人员说。

工作人员、民警、社工、义工经常与受助对象坐下来开展讨论,让他们谈自己为什么流浪乞讨,争取让他们放弃流浪乞讨,回归社会。

去年,有3名年轻人结伴来到救助站求助。他们都是大学毕业,原本在一家工厂打工,但是没做几年,就因遭遇金融风暴被裁员。他们从白领到一无所有,彷徨中选择了自暴自弃,直到连房租都拿不出了,被房东赶了出来。起初,他们还想在救助站一直住着,但工作人员请他们为其他流浪乞讨者讲自己的故事。说了两次,他们就不说了,陷入深深反省之中。其中两位很快重新找到工作,另一位回到了父母身边。

对于流浪未成年人,广州市救助站邀请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学生、广州市基督教青年联合会义工开展了阳光行动心理辅导活动,通过谈心、游戏等方式,加强受助儿童的人际交往能力,培养他们健康的情绪控制与表达方式。

南方李强通讯员文燕媚统筹徐林

故事一:受助者体检发现艾滋病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在流浪乞讨人员进站时,值班医生将仔细检查他们的身体是否出现异常。有一次,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脖子肿得很粗,但始终不说自己患有什么疾病。医生提高了警惕,从他身上找到了一份村里写的证明书。上面写着这个小伙子患有艾滋病,他的父母已经决定让他自生自灭。同时,医生还从他包里找出了几瓶增加免疫力的药物。

据了解,在流浪乞讨人员中,肺结核是常见的传染病。有时,工作人员由于近距离接触受助对象,也被传染了。

故事二:乞丐道具形成一个产业

经常在街上可以看到那些披麻戴孝的人跪在地上,把盖了各种公章的死亡证、火化证、医院癌症诊断证明,甚至是骨灰盒放在面前,再在地上铺一张讲述自己悲惨遭遇的大字报,不敢说全部,但至少90%是假的。他们的那些道具在广州梅花园附近的黑店里花几十元就可以买到。救助站里一位乞丐向透露,这都快形成了一个产业了。

据了解,除了这些道具,一些乞讨者还牵着猴子、骆驼到救助站,平常他们领着这些动物走街串巷乞讨,利用动物博取同情。

故事三:流浪乞讨者互不称真名

在救助站,很多流浪乞讨人员互相不叫对方真实的名字。大多数时候,是什么地方的人就以当地省份或城市名称来叫。比方说老东北、小阜阳等。

乞丐老王介绍说,一些职业乞丐在讨钱的同时还捡饭吃,把攒的钱邮寄到家里盖楼。

调查发现,来自不同地区的流浪乞讨人员有各自的特点。贵州籍、甘肃籍的大多是妇女抱着小孩,有的甚至是整个村一起结伴出来乞讨。江西籍的是卖花童较多,大约都在几岁到十几岁,基本都是受人控制。河南籍和安徽籍的则比较复杂,以老人居多,农闲时出来乞讨,有的还同步拾废品。

故事四:开车接乞讨母亲上班

一名救助站工作人员介绍,在家属来接流浪乞讨人员回家的时候,经常会有一些怪事发生。

前几个月,在救助站女生活区,有一对从河南来的两姐妹接受救助。姐姐已经80多岁了,妹妹60岁左右,她们平常在白云机场的国际航站楼外乞讨。进救助站后过了几天,她们的两个儿子竟然分别开车来领人,连保安都吓一跳,还以为是来办理公务的。

据与两位老人同住一间房的人透露,老人告诉她,她们有时多一天就可以乞讨到三四百元,儿子鼓励她们乞讨,而且还开着车送她们到机场上班。

据了解,救助站还有一些老人是被不肖子女赶出家的。但是,他们大多都不会恨子女,子女再不好,心里也会谅解。

故事五:职业乞丐进站就数钱

乞丐老徐告诉,受助对象之间经常有矛盾,有时会因为一句话或者打牌吵起来。很多职业乞丐进站后做的件事就是数钱,他们衣兜里都有三五百元。有的人两年不洗澡,让他洗,他还不高兴。

老徐还说,自己每天都看报纸,会说科学发展、与时俱进等词语,有时看到救助站的负责人就躲起来,人家说你又来了,比骂你心里还难受。

救助站相关负责人说:流浪乞讨人员进救助站之后,往往就卸下了伪装和防备。很多职业乞讨者身上带着,有的还不止一部。职业乞讨人员的救助工作很难做,他们不愿意返乡,若把他们的工作做好,救助工作就会往前迈一大步。

株洲空调售后维修
3M灯箱布贴膜画面制作
装饰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